BLEACH死神中文维基 Wiki
Advertisement
AA ishin

黑崎一心(日语:黒崎一心くろさき いっしん Kurosaki Ishin,原名是志波一心(日语:志波一心しば いっしん Shiba Ishin)是日本漫畫作品《BLEACH》當中的角色,該作品主角黑崎一護的父親。志波一心是原屍魂界護廷十三隊十番隊隊長,之後移居現世。


初期設定[ | ]

  • 漫畫正式連載之前,一心原本的職業設定並非醫生,而是殯葬業者

人物[ | ]

外貌與性格[ | ]

黑崎醫院的開業醫師,是黑崎真咲的配偶,亦為黑崎一護、黑崎遊子與黑崎夏梨的父親。留著黑色短髮,下顎蓄著鬍子。血型為AB型。愛吃芋頭羊羹,擅長烹飪,平常性格大而化之且愛耍寶,經常出其不意的攻擊一護,還因此給家人帶來不少麻煩。事實上卻具備著敏銳的觀察力,能夠一眼認出幫忙看管一護身體的魂,而且認真的時候是意外的可靠。

其真實身分是一名隊長級死神,能夠一擊便擊敗了一名未完成品的破面,在與破面的對話中透露出其可能是隊長(一心本人曾說過「隊長級以上的人,都知道如何控制斬魄刀的大小」) 。在劇情中段接受浦原喜助的協助恢復力量以前,已經有20年的期間連幽靈都看不見。其死霸裝的左袖綴有部分碎裂不全的隊首羽織(初次邂逅真咲時,仍穿著完整的隊首羽織),實力極為可怕,能夠設下隱藏靈壓的強力結界,僅用中指一彈的力道就足以將藍染惣右介彈飛,甚至一刀砍開整棟建築物。自身的靈壓強盛到可以在斷界獨自進行「界境固定」限制住拘流三個月(相當於外界一小時)。

此外,一心和遊子剛好都是靈異節目主持人唐·觀音寺的忠實觀眾。而根據單行本第4集與第33章插頁草稿圖,當一心和來到黑崎診所準備會見一護的觀音寺碰面時,兩人竟意外的一拍即合,甚至還和對方有著相近的喜好和審美觀。順便一提,「黑崎」並非他的本姓,他是因為和真咲結婚,才改從對方的姓氏。作者在附錄特典集賦予一心的關鍵詞為「情」。

身世與經歷[ | ]

距離故事開始的多年前,一心原本是屍魂界的隊長級死神,當他在某個雨天遇上實力足以媲美隊長級的敵人,卻不敵對手的攻勢而身受重傷的時候,當時還是少女的滅卻師黑崎真咲現身解決了週遭的敵人,還親自為他療傷,雙方因為這項契機而邂逅了彼此。20年前(第二部劇情的22年前),一心因為使出「最後的月牙天衝」,喪失了死神的力量,之後轉而留在現世生活,和真咲結為夫妻,成為一護、遊子、夏梨三兄妹的父親,於空座町開設黑崎診所維持生計。與浦原喜助是舊識。與石田雨龍的父親石田龍弦(空座綜合醫院院長兼滅卻師)很久以前就認識彼此。

第一部劇情6年前的6月17日,一護和真咲從空手道場返家的途中,碰巧在小野瀨川遇見以小孩型態的誘餌現身,意圖引誘獵物上鉤的虛(Grand Fisher),結果真咲為了保護被虛迷惑的一護,遭其傷及背部而當場遇害身亡。在得悉愛妻喪生的噩耗後,一心雖然對於自己沒能拯救真咲深感遺憾,卻沒有為此責難一護,反而抱持著後者是「愛妻以性命換取來的對象」的想法,在真咲過世後成為黑崎一家的精神支柱,獨力撫養三位兒女。為了紀念早逝的亡妻,一心特地將真咲的遺照張貼在自家客廳裡,甚至為此收斂了自己的煙癮,只在真咲的忌日才會在她墳前抽菸。

3年前的某個早晨,當時就讀中學的井上織姬,揹著發生車禍而身受重傷的兄長井上昊,抵達黑崎診所為兄長求診。一心雖然奮力地為昊進行急救,無奈因為昊的傷勢遠超過黑崎診所的設施應對範圍,以至於昊還來不及轉至大型醫院接受治療,便於等待轉院的期間撒手人寰。即便如此,一護仍因為這個契機,認識織姬並與之成為朋友。後來每逢病患亟需轉院治療的時候,一心都會藉著自己和龍弦的關係,向空座綜合醫院請求調派醫療設施,但有時亦對醫院職員藉故推拖的行為感到頗有微詞。

雖然定居於現世之中,仍然能夠掌握屍魂界的動態。當一心和浦原喜助聊到破面忽然加速演變一事時,一心亦猜測到此事為先前從屍魂界叛變的藍染惣右介所為。

劇情表現[ | ]

初期的一心不是經常對家人耍寶,就是忽然在家裡偷襲一護。他特別規定一護必須在晚上七點前回到家裡,若是一護稍有遲歸,則會給與肢體上的教訓。一護與露琪亞相遇的當晚,一心、遊子、夏梨遭到襲擊露琪亞的虛攻擊,因而受了傷;事後雖然被露琪亞用鬼道治癒了傷勢,卻也因此喪失當晚的記憶。

在故事初期的三個月期間內,一心除了替遭到虛襲擊成傷的茶渡泰虎進行急救、帶領黑崎一家到真咲墳上掃墓、和遊子與夏梨來到唐·觀音寺的節目拍攝現場參觀以外,還在石田雨龍使用誘餌引來大量的虛時,被夏梨請求為與虛戰鬥而昏倒的茶渡進行治療,但由於浦原喜助和鐵齋先行將茶渡與織姬帶回浦原商店休養,因而撲了個空。另一方面,他對於當初因為無力保護真咲而感到自責的一護並無指責之意,只表示現在要一護承擔悲傷仍為時過早,並說明一護是真咲以性命換來的對象,要求一護要好好活著且不能比他早死,而且可以的話最好是含笑而終。

屍魂界拯救篇[ | ]

這個篇章的一心露面篇幅並不多,他帶著遊子和夏梨一同參加附近的夏日煙火祭時,剛好在河邊遇到一護等人,還順勢拉著一護參加煙火祭。回程途中,一護告知一心他即將外出幾天,甚至可能會在暑假結束時才回來的消息(實為一護等人準備前往屍魂界拯救朽木露琪亞的外出藉口)。於是一心特地在一護等人前往屍魂界的那天,將真咲生前送給他的護身符(實為一心特地為了魂製作的護身符)交給一護保管,還特別提醒對方記得回來的時候將護身符還給他,之後便站在門口,目送一護離開家門。

一護從屍魂界返回現世短暫休息之後,一心再度以飛踢的方式,直接闖進前者的臥房但被擋了下來。父子倆為此發生肢體衝突,甚至還引起路過黑崎診所的民眾側目圍觀。

破面篇[ | ]

露琪亞拯救事件落幕後,一護準備在出門上學前,將護身符交還給一心;然而一心卻以自己不再需要這個護身符為由,堅持讓一護將護身符帶在身邊,甚至還刻意將護身符綁在後者的制服上,令趕著上學的一護為此感到相當氣結,甚至揚言回家後要將一心痛扁一頓。

在浦原喜助的協助下,一心順利地恢復死神的力量,並且在當天晚上以死神的姿態,替接管一護身軀、卻險遭演化成仿破面的Grand Fisher襲擊的魂解圍。他把先前交給一護的護身符投擲到魂的面前,令護身符散發強大的能量將Grand Fisher推開。將護身符交給魂保管之後,一心表示這個護身符其實是特地為了魂製作的,還道出先前黑崎一家到真咲墳上掃墓時,便已經察覺到當時的魂正在為一護看管身體。隨後一心出面迎戰Grand Fisher,並且只憑一刀就讓對方瞬間斃命(動畫版則加上察覺躲在一旁的改造魂魄莉琳、藏人、之芭的情節)。

當浦原喜助問及一心重獲死神力量的感受時,一心道出他雖然斬殺了害死真咲的虛,但仍為當年無力解救真咲感到遺憾,還和浦原提到假面軍勢等人開始接觸一護,以及藍染惣右介利用崩玉創造出破面強化戰力的計畫。爾後朽木露琪亞為了調查破面襲擊空座町一事來到現世時,一心和遊子亦同意讓露琪亞寄住在他們的住處,甚至還開心的對真咲的遺像宣稱自己有了「第三個女兒」。

一護、雨龍、茶渡在浦原喜助的協助下,前往虛圈營救被破面擄走的織姬後,一心忽然出現在雨龍的父親石田龍弦的面前。最初,一心對於龍弦開始直接稱呼他的姓氏感到意外,而龍弦也因為見到一心恢復死神的力量並忽然進入修行場地感到訝異。但在一心注意到雨龍留下的信件後,龍弦道出自己即使不看信也猜到大概的內容,並說明他已經協助雨龍恢復滅卻師的能力,接下來則看雨龍如何應用這股力量,甚至對一心笑稱他是個不負責的父親提出反駁,認為一心的狀況比他還要更糟糕。至於一心,則是低調認同龍弦的回應,並終止了兩人之間的對話。

空座町篇[ | ]

空座町大戰中,一心忽然以死神的姿態現身,使得藍染惣右介沒能及時揭露一護的身世之謎,還特地施展隱藏靈壓的結界,趁機將一護帶到隱密的角落談話。起先一心認為一護會對他刻意隱瞞死神身分一事感到疑惑,但一護表示一心會刻意隱瞞這件實情有他的理由,加上一護顧慮到自己的說話技巧並不好,因此他希望等到一心願意坦白的時候再跟他透露真相。

一心與藍染展開激烈交戰,其間令藍染多次受傷,更一度將藍染斬成重傷,其後和浦原喜助、四楓院夜一聯手與進化中的藍染展開激烈交戰,最後三人都是不敵被撃倒。為了保護空座町,和一護通過穿界門追擊藍染,要求一護在斷界的三個月(相當於外界時間一小時)內領悟「最後的月牙天衝」的同時,將鎖鏈綁在自己身上進行「界境固定」。在一護結束修行後,靈力耗盡而倒下,被一護扛在肩上,抵達屍魂界的空座町。為了不讓一心受到波及,一護暫時將一心安置在較為安全的地方,才和藍染正式展開最終決戰。

死神代理消失篇[ | ]

空座町大戰結束1年5個月後,一心陪同游子和夏梨參加中學的入學典禮,還在XCUTION領導人銀城空吾和一護接觸的隔天,闖進一護的臥房向他問好。然而一護不僅對一心的玩笑感到不以為然,甚至還抱怨這項舉動讓他做了個怪夢(漫畫版為戀次、白哉、露琪亞的陰影催促一護起來,動畫版還增加了冬獅郎與劍八等人的影子)。當一心嘗試詢問一護關於夢的內容時,一護卻表示自己想要說的時候,已經記不得夢的細節。之後銀城為了引起一護的注意,特地取得一心的照片到鰻魚屋委託調查任務;至於一心,也從那時候起,便時常不見人影。

石田雨龍與井上織姬接連發生襲擊事件沒多久,一心約談浦原喜助並商量些私事,但為了防範有人偷聽到他們交談的內容,特地到別處談話(當時的一護躲在電線杆後方,偷聽兩人的對話,動畫版則是躲在街角偷聽對話),之後浦原、一心、露琪亞達成共識,和夜一、平子真子、以及護廷十三隊所有正副隊長與部分成員運用各自靈壓,製成幫助一護恢復死神力量的靈刀。在月島控制了一護身邊的親友後,一心跟著浦原與露琪亞來到月島秀九郎和銀城空吾所在的大宅邸,讓露琪亞利用浦原特製的靈刀刺向一護的胸口,使一護重獲死神的力量。為了不讓茶渡與織姬繼續受到月島的控制,浦原和一心和特地趁著月島威脅茶渡與織姬時,從後方用空手將兩人擊昏並帶回浦原商店休養(動畫版增加安置一護的其他親友至保護結界裡的片段)。起先一心因為擔心銀城會將屍魂界監控代理死神的真相全部說出來,想要跟著浦原前去支援對抗完現術者的死神並阻止銀城,卻被浦原以「戰鬥差不多都結束,去了也幫不上忙」與「一護遲早會知道所有的真相」為由婉拒,轉而和握菱鐵齋待在浦原商店看護昏迷中的茶渡與織姬(動畫版則在一護的親友復原並清醒後,和眾人抵達小野瀨川,迎接剛從屍魂界返回現世的一護)。

根據作者在特輯篇訪談的補充講解,一心其實並不認識百餘年前曾經身為正副隊長們的假面軍勢成員,但因為顧及到一心跟著浦原抵達屍魂界的話,有些事情就會被護廷十三隊的隊長們知道,因此當時的一心才沒有跟著浦原抵達屍魂界執行靈壓灌輸作業。

千年血戰篇[ | ]

一護隨同浦原、茶渡、織姬、妮露前往虛圈展開救援行動後,一心特地將一護的身體搬回自家住處,並於前者被靈番隊成員二枚屋王悅從靈王宮遣返至現世沒多久,聽見對方在家門外呼喚著浦原的名字。一心正欲親自迎接抵達家門的前者;但一護反而先行前往鰻魚屋店主鰻屋育美的住處,藉此沉澱自己的心情。待一護稍微冷靜後,一心旋即以死神姿態抵達鰻魚屋迎接一護返家,說明自己透過浦原喜助的轉告,得悉一護在屍魂界和敵方交戰導致斬魄刀損毀、靈番隊成員現身、以及被送回現世的來龍去脈,並正式向前者透露過去的經歷。

斬魄刀[ | ]

  • 斬魄刀剡月(Engetsu)
護手為刻有樸素花紋的六邊形,刀柄末梢附有兩條流蘇。屬於直接攻擊系的斬魄刀。其實體化姿態並未在劇中登場,但被一心提及過去進入精神領域和剡月詢問「最後的月牙天衝」的相關情報時,剡月對此表現出相當粗暴的態度。而綜合天鎖斬月與「無月」狀態一護的解說,其原因是使用「無月」會讓斬魄刀持有者失去所有死神的力量,所以才會為了保護持有者而不願透漏「無月」的情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