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死神中文维基 Wiki
Advertisement
Ulquiorra

烏爾奇奧拉·西法(ウルキオラ・シファー,Ulquiorra·Cifer),是漫畫《BLEACH》的豋場人物。在日本地區第四回BLEACH人氣投票中獲得第十名,與葛力姆喬·賈卡傑克是少數排列在人氣投票前十名的破面。亦有譯名為「 烏魯基歐拉·西法」。

創造來源[ | ]

其名字Ulquiorra的命名靈感,源自西班牙女設計師派翠西亞·奧克拉(Patricia Urquiola)[4]。十刃階級號碼位置的靈感,則是取自單行本第27集卷首詩末句「第五個則是,心臟的所在」[5]

人物[ | ]

隸屬藍染惣右介領軍的破面軍團,名列「十刃」第四刃的破面。特徵是黑色短碎髮,綠色雙瞳,膚色蒼白,望似憂慮的面容,臉上留著兩道墨綠色的淚痕紋。殘留的面具呈現帶角頭盔狀,覆蓋左邊頭部。代表十刃階級號碼的「4」字刺青位於左胸,虛洞位於兩道鎖骨中間下方[註 1]。雙手指甲皆為黑色(動畫版與膚色同樣蒼白),身材在十刃成員當中最為瘦短。象徵死亡形式是「虛無」。是十刃之中唯二的自行破面的人(另一人為史塔克,但一刃是唯一一個不藉助崩玉完成破面,而四刃不同,在大虛之森只自行破面了一半,剩下一半是藍染用崩玉完成的。因為是一半自主破面和一半崩玉加持,那麼四刃一段歸刃等於是半吊子形態,而他自行領悟的二段歸刃才是烏爾奇奧拉真正的歸刃。但從理性分析的角度來看,烏爾奇奧拉生下來就是天生的瓦史托德,而且沒有嘴說明不需要吃其他虛提升能量,也因此烏爾奇奧拉屬於是起點很高、血統純正而且力量較為穩定的瓦史托德)。

個性沉著冷靜,鮮有表情變化,但明眼人依然可以從他談話時的語氣,察覺他的情緒波動。由於善於運用謀略,加上各方面的能力都很強,所以藍染十分信賴和重視他,但是與排名第六刃的葛力姆喬·賈卡傑克多爭執。孤傲理性,討厭濫殺,尤其是同類相殘的狀況。唯物主義者,認為看不見的事物等同不存在,並以此作為戰鬥基準。本身散發的氣息宛如十刃領導者般,還使得黑崎一護因此誤認他是排行首位的十刃。烏爾奇奧拉經常在走路時,將雙手放在口袋裡,並且用「垃圾」稱呼比他弱小的對象,曾經以此稱呼一護等人,後來對於井上織姬則直呼全名或稱呼她「女人」居多。身邊沒有隨侍的從屬官,曾因為第五刃諾伊特拉的言行而批評他「下賤」。

實力高強,能用單手推開浦原喜助的「紅姬」攻擊,在虛夜宮與一護的戰鬥也展示了他十分強大的戰鬥力,能空手抵禦一護「虛化」後的所有攻擊,「虛化」的「月牙天衝」也只不過能撕破他的衣袖而已,據葛力姆喬所說,烏爾奇奧拉習慣在獵物的身上打一個和自己身上一模一樣的洞,象徵把對手的生命封鎖[7]。靈壓強盛到反膜之匪只能限制他的行動約兩三個小時左右,即使是織姬的「雙天歸盾」,都無法對他殘留的靈壓產生拒絕現象[8]。將自己的眼球取出弄碎時,能讓現場所有人看到他經歷的目擊畫面,因為擁有「超速再生」的能力,所以眼球還能再長出來。但是「超速再生」無法恢復腦部與內臟遭受的損傷與破壞(漫畫版取出左眼球後,空的眼窩以黑色塗滿;動畫版則將左眼畫成闔眼狀)。

劇情表現[ | ]

翻譯地區 譯名
台灣 烏魯基歐拉·西法(東立)

烏爾奇奧拉·西法(八大)

大陸 乌尔奇奥拉·西法(连环画)

破面篇[ | ]

初登場時為了調查黑崎一護的力量是否對藍染造成威脅,與第十刃的牙密一同到了現世。當牙密與一護等人交戰的時候,烏爾奇奧拉同時注意到了井上織姬的「盾舜六花」能力。回到虛圈稟報調查結果後,因為藍染惣右介需要運用織姬的能力,讓崩玉能夠更快達到運用時限以製作『王鍵』(實為藍染企圖將一護引到虛圈,以分散屍魂界戰力的計謀),烏爾奇奧拉趁織姬通過斷界途中出面攔截,重創了護衛的兩位死神,並且用一護等人的性命做要脅,迫使織姬必須與他抵達虛圈。離開斷界之前,烏爾奇奧拉交給織姬一枚手環,他表示這枚手環能讓佩戴者擁有隱藏蹤跡與穿透物質的能力,戴上手環以後,只有破面才能察覺佩戴者的存在。同時他還要求織姬必須在12小時內將一切處理妥當,只能在不被任何人發現的情況下,選擇一位對象跟他道別,而且在這段期間內不得將手環卸下。

當葛力姆喬·賈卡傑克第二次來到現世與一護交戰,反遭平子真子重傷時,烏爾奇奧拉及時出面制止葛力姆喬,利用反膜將他帶回虛夜宮。當天晚上,織姬戴上烏爾奇奧拉交給她的手環,到達一護家裡療傷告白後,便在烏爾奇奧拉的帶領下抵達虛夜宮會晤藍染。過程中,藍染為了見證「盾舜六花」的力量,命織姬治療被東仙砍斷左臂的葛力姆喬,結果重獲左臂的葛力姆喬當場殺害了臨時NO.6魯畢。當時在現場稟報的烏爾奇奧拉目擊這件事情的經過,但他因為討厭見到同類相殘的場景,故選擇闔眼以對。

烏爾奇奧拉待在虛夜宮的期間,負責看管織姬的行動,讓她穿上破面的衣裝,象徵成為藍染底下的一份子,還不時來到行宮試探她的心理反應。但在一次探視過程中,烏爾奇奧拉當面對著織姬侮辱同伴趕來救她的衝動行徑,因此挨了一記耳光。隨後他出面迎擊闖入虛夜宮的一護,重創對方之餘,還趁離開現場前徒手打穿一護的胸口。首次交戰重創一護沒多久,烏爾奇奧拉返回行宮視察,卻發現行宮四處殘留破壞的痕跡,他盤問先前擅自闖入行宮的洛莉與梅諾莉,得知葛力姆喬擅闖行宮帶走織姬一事。為此他趕回先前交戰的場所,質問葛力姆喬將織姬帶來治療一護的動機,並要求將織姬交回卻遭到拒絕,兩人因此發生了肢體衝突。打鬥中,烏爾奇奧拉不慎被葛力姆喬利用反膜之匪關進異次元。織姬被史塔克帶回虛夜宮後,藍染率領市丸銀、東仙要以及其他破面抵達現世。烏爾奇奧拉奉藍染之命守護虛夜宮,離開了反膜之匪並抵達第五之塔,與織姬論辯「心」的有無,對於人類「心」的概念亦有所質疑。這番對話隨著一護的闖入而中斷,一護甚至還在打鬥過程中,提到烏爾奇奧拉「越來越像人類」。

Hollow Ichigo vs Ulquiorra

再度與一護交手,起初兩人打得不分勝負,期間織姬施展「三天結盾」擋下烏爾奇奧拉的一記攻擊,之後一護率先使出虛化,佔據了上風。為了徹底擊敗一護,烏爾奇奧拉因不想違反藍染定的「第四刃或以上,不得在虛夜宮解放斬魄刀」的規定,而衝破天頂並在虛夜宮上方進行解放,立馬扭轉了局勢,一護無招架之力。但是看到一護堅持的態度之後,為了讓一護絕望,使出了自己特有的「刀劍解放第二階段」。二次解放後的烏爾奇奧拉實力遠遠超過一護,一護一直處於單方面挨打狀態,之後烏爾奇奧拉用「黑虛閃」在一護胸前開了一個大洞,在織姬搶救一護期間,與石田雨龍交手,並使用虛閃破壞掉其左手(動畫版改爲雨龍左手骨折並帶有輕度燒傷)。本以為其必死無疑,但一護不僅沒死,還聚集了大量負能量而進入了暴走「完全虛化」狀態,其實力增強的同時也失去了理智,烏爾奇奧拉也沒想過一護會進入此狀態而有些輕敵。沒幾個回合烏爾奇奧拉便受到了重創:「黑虛閃」被打散,欲使出第二擊「雷霆之槍」前被單手擋住(第一擊未瞄準一護),之後甚至被當胸劈下,被虛化一護的「虛閃」擊中,身體被破壞殆盡,後來虛化一護暴走並向雨龍動手,在織姬的叫喊下,烏爾奇奧拉向一護發動了攻擊,不僅打掉了一護的牛頭形面具,還使其變回了普通狀態,找回了理智。清醒後的一護得知是自己打斷烏爾奇奧拉的左邊手腳後,要求烏爾奇奧拉也把他打成與烏爾奇奧拉一樣的狀態從而來公平決勝負,但此時的烏爾奇奧拉內臟已經受到破壞,體力耗盡,身體也開始化為塵埃。烏爾奇奧拉要求一護殺了他以了結這場戰鬥,但是一護認為這種獲勝方式太可悲,因而拒絕了他的要求。於是烏爾奇奧拉伸手探問織姬對他的看法,得到「不可怕」的回應後試圖碰觸織姬,手部卻在抓住前一瞬間化成灰,最後消失殆盡。此刻終於領悟了人類所說的「心」的含義。

後來藍染在空座町大戰中透露,一護與烏爾奇奧拉的戰鬥,其實是藍染精心策劃的一部分[9]。也因為烏爾奇奧拉先前在虛夜宮呈現的現世探勘影像,藍染才會在被傳送至屍魂界的空座町內,認出有澤龍貴等人並追擊他們。

其他資料[ | ]

  • 是少數成為破面後,仍保有再生能力的十刃,劇情中是少數在解放後,使用過黑虛閃的十刃。
  • 在日本地區BLEACH首次的決鬥排行榜中,烏爾奇奧拉對陣黑崎一護的戰鬥以512票高居第二名。

歸刃[ | ]

斬魄刀『黑翼大魔(Murciélago)』
淺青色刀柄,護手的兩個末梢角,呈現相反方向的微勾狀。解放後灑出靈雨,戴著雙角頭盔,頭髮垂長至腰部,面紋加粗,雙手指甲上的黑色部分延伸到指關節,背部長出巨大的黑色蝙蝠翼,巨翼可作攻擊和防禦之用。手持以靈力凝聚而成的靈壓長矛。服裝變成連身白長袍。動畫版歸刃灑出的靈雨呈現綠色。
西班牙原文中,Murciélago是一種蝙蝠的名稱。
解放語「封鎖吧、黑翼大魔」
「刀劍解放第二階段(Resurrección Segunda Etapa)」
面部的化妝變得更濃,上半身衣服與頭盔消失,眼白的部份變成墨綠色,虹膜變成金黃色。四肢長有濃密的黑色獸毛和利爪,長有一雙尖角和一條長尾巴,可以使之攻擊,在各方面,包括速度、力量、靈壓也較之前提升了很多,石田雨龍形容他感覺到的靈壓猶如一片海。根據烏爾奇奧拉的自身說法,他是十刃當中,唯一擁有二階解放能力的十刃,就連藍染也未見過這種姿態。此狀態可施展技能「雷霆之槍」。

招式[ | ]

招式(能力)名稱 簡介
「虛閃」(Cero) 普通狀態下,從手指釋放的虛閃,顏色為綠色。
「超速再生」 除了腦和內臟器官外,其餘身體構造也可超速再生,可是一旦內臟被破壞,超速再生就會失效,肉體也會崩壞成灰。
「雷霆之槍」(Lanza del Relámpago) 僅能在歸刃後施展的招式,雙手濃縮靈力並拉成長矛狀,通常用於投擲,投出的長矛可以造成大規模爆炸。此招式似乎不容易控制,容易射偏。
「黑虛閃」(Cero Oscuras) 被形容類似卍解並虛化的一護使用的「月牙天衝」,與普通從指尖發出的綠色虛閃不同,僅限在十刃解放下使用的巨大黑色虛閃。

備註[ | ]

1.漫畫初登場時,原本的虛洞位於鎖骨上方接近喉嚨處[6],但後來隨著劇情發展,才逐漸移至鎖骨交界處下方並就此定位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