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死神中文维基 Wiki
Advertisement
Rukia Kuchiki

朽木露琪亚(くちき ルキア Kuchiki Rukia)是日本漫畫《BLEACH》中的準主角,在音樂劇中扮演此角色的演員是佐藤美貴。

創作來源與初期設定[ | ]

  • 作者在2008年聖地牙哥訪談中表示,其名字取自某次在電視節目見到的一種生於南美洲的大波斯菊。由於作者聽到該種花的拉丁讀音類似「rukia」,加上作者認為「朽木」是非常適合死神的姓氏,後來又聽說「rukia」具有光明的涵義,並表示露琪亞剛好就像是一護的一道光,故以此決定了露琪亞的名字[4]
  • 在《Bleach》特輯篇裡,收錄了露琪亞在漫畫連載之前的人物設定稿,她在漫畫連載之前使用的武器是把大鐮刀,身上還披著一件短斗篷並穿著學生制服[5]
翻譯地區 譯名
台灣 朽木露琪亞(東立)
港澳 朽木瑠亞(文化)

人物[ | ]

外貌與性格[ | ]

故事開始的時候是護廷十三隊的十三番隊隊員,劇情開始時擔任空座町的駐現世死神,為期一個月。

留著黑色翹尾短髮,單束瀏海垂至面前,深紫色雙瞳,身材嬌小。說話時會用過時且嚴肅的語氣,偶爾會在對話裡摻雜幾句西班牙語[註 2]。性格好動強勢,獨立堅強,有時會展現其纖柔聰慧的一面。曾被阿散井戀次認為「不管做什麼,都有高貴的氣質」。井上織姬對她抱持著欽佩與羨慕的態度。童年時候已開始喜歡爬到高處,喜愛兔子系列的物品,以及可愛的布偶[3]。不習慣穿合身的衣服,愛吃黃瓜和白湯圓(曾被靈媒師唐·觀音寺用布袋屋販賣的最高級紅豆湯圓賄絡,告知對方一護的住處[6]),有著奇特的審美觀。繪製的插圖人物皆用兔子表現,美感和她的義兄朽木白哉差不多,而且被一護吐槽時會很生氣。為了能適應現世生活,還曾經向別人借恐怖漫畫學習現代話[7]。偶爾會運用自身的演技幫助夥伴解決問題,或是藉此讓別人同意幫助她[8]

以前在學校時劍術不好,但擅長運用鬼道,雖然是一般隊員,但實力達席官等級,因白哉的顧慮而沒有擔任席官。在海燕殉職事件後就不常參加高危險任務。和一護等人相遇後,改變了原先不善與人交際的性格,逐漸地敞開自己的心房[9]。在官方小說裡更曾經因為替白哉親自下廚,所做的料理意外地備受護廷十三隊成員的好評[註 3][10]。作者在附錄特典集賦予露琪亚的關鍵詞為「心」[11]

Ed947a67f171da63f78367bc9064d40c

身世與經歷[ | ]

百餘年前朽木露琪亚還在襁褓中時,與姊姊緋真在現世中死後來到屍魂界,並且被緋真丟在流魂街第七十八區「戌吊」。自幼與阿散井戀次是一同成長的夥伴,之後戀次和露琪亞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一同進入真央靈術院就讀,並在前往真央靈術院的途中結識吉良井鶴(動畫版則在學院裡結識對方)。未曾畢業便被貴族之家朽木氏收養,成為朽木白哉的義妹,接受精英教育並直接加入護廷十三隊,之後十幾年間與戀次不常有來往。

進入朽木家後便直接加入護廷十三隊的十三番隊,非常敬愛時任副隊長的志波海燕。在一次消滅虛的行動中,殺死與虛同化的海燕,雖然海燕斷氣前感謝她的作為,但還是很自責並在心中留下陰影。後來在虛圈看到假扮成海燕的破面亞羅尼洛‧艾魯魯耶里,戰鬥時有受到影響。此外,她對於當時還是護廷十三隊三番隊隊長的市丸銀感到相當畏懼。於空座町大戰過後晉升為十三番隊副隊長。

她是帶領黑崎一護踏進死神領域的關鍵人物,對於一護的性格與思維,有著相當程度的影響力。

劇情表現[ | ]

故事開端,朽木露琪亚在追捕「虛」期間遇上黑崎一護,被虛所傷,於是將大半力量傳給了一護(事實上是由於體內的崩玉的能力導致)。由於來到現世後無處可去,加上一護不希望露琪亞被他的家人發現,故選擇睡在一護房間的衣櫥裡。後來她從浦原喜助手中取得「義骸」,以轉學生的身分轉進一護的班級,並且在空座町繼續生活了三個月[註 4],和一護四處面對虛、解放遊魂[註 5]

一開始的露琪亚經常用悟魂手甲幫助一護靈魂出竅,經過茶渡泰虎與柴田勇一的事件後,為了讓一護能夠及時化為代理死神進行戰鬥,她還特地從浦原手中取得義魂丸「魂」交給一護,使得一護在露琪亞不在身邊時也能自行靈魂出竅。然而,當露琪亞被問及和一護之間的關聯時,她雖然以只是「朋友」作為回應,卻認為思慕、親情、友情、甚至是羨慕的情感,對於即將離開空座町的她而言,全是不必要的束縛[13]。意識到自己駐留現世的時間過久後,露琪亞為了不讓一護受到牽連,刻意留下一封寫著許多「貍」字的告別信(實為去除「貍」字即可解讀此信的暗示,卻被一護與魂吐嘈是賣弄小聰明的行為),要求一護看完這封信後不要找她,並找個地方躲起來,便自行離開了一護的住處。

屍魂界拯救篇[ | ]

就在朽木露琪亞離開一護住處的當晚,露琪亞的兒時好友阿散井戀次與義兄朽木白哉奉命來到現世拘捕露琪亞。雖然石田雨龍和隨後趕到的一護試圖阻止戀次和白哉,但露琪亞仍被戀次和白哉帶回屍魂界。此事起因正是露琪亞將死神的力量非法傳給了人類,露琪亞獲屍魂界最高司法組織——中央四十六室判處以死刑。期間,戀次試著幫助露琪亞說服白哉,冀望後者能減免她的刑責,但白哉因顧及屍魂界的規範而駁回這項請求。當露琪亞被懺罪宮的獄卒押送的時候,一護於懺罪宮的路橋現身,準備和白哉再度對決並搶救露琪亞,此時前任二番隊隊長兼隱密機動隊隊長四楓院夜一現身阻止白哉,用麻醉藥迷昏一護並將其帶離現場,露琪亞則在上司浮竹十四郎的命令下,被十三番隊第三席小樁仙太郎和虎徹清音再次帶回監獄囚禁。

瀕臨行刑之際,露琪亚在雙亟刑台上,感謝白哉多年來收養她的恩情,準備承受迎面而來的雙殛的力量,就在化為不死鳥的雙殛即將觸及她的最後關頭,一護藉著夜一的天踏絢飛上刑台破壞雙殛,委託戀次將露琪亞帶離刑場,但是早已策劃謀反多時的時任五番隊隊長藍染惣右介旋即將兩者傳送回處刑現場,擊敗意圖阻止他的一護、戀次、狛村左陣之餘,還從露琪亞的體內取出封印狀態的「崩玉」,並命令時任三番隊隊長市丸銀殺害露琪亞。險遭市丸銀以「神鎗」貫穿身體之際,朽木白哉從藍染手裡救下露琪亞,擋下了攻擊,隨後便因為出血過多而負傷倒地。事後白哉接受急救時,告訴露琪亞有關她的身世:露琪亞是朽木白哉的亡妻-緋真的妹妹,由於緋真臨終前還未能與露琪亞重逢,因此在緋真逝世後,白哉遵守亡妻緋真的遺願,尋找露琪亞,在真央靈學院找到露琪亞後,白哉不顧眾人議論,收養露琪亞作為義妹。

進入護廷十三隊之後,當時的十三番隊副隊長志波海燕,為了替被虛殺害的妻子志波都報仇,討伐不成反遭虛控制。十三番隊長浮竹十四郎認為這場戰鬥攸關海燕的尊嚴,命露琪亞不能對海燕伸出援手。後來為了將虛打敗,露琪亞在受到海燕之命不得已的情形下,親手殺害了海燕(後來在破面篇揭露,第九十刃亞羅尼洛·艾魯魯耶里吞噬了殺害海燕的虛,並且以海燕生前的面貌出現在露琪亞面前),此事造成露琪亞心中的陰霾。在屍魂界拯救事件告一段落後,露琪亞親自到流魂街的志波遺族住處,為刺殺海燕一事向海燕的妹妹志波空鶴致歉並獲得諒解,還對前來找她的一護表示自己希望留在屍魂界。後來當露琪亞跟著護廷十三隊成員為一護等人送行時,她還從井上織姬的手中,獲得石田雨龍親自修改的一件洋裝。

之後,露琪亚只有在接獲上級指派命令時,才會和其他死神來到現世與一護等人相會。原本的空座町駐現世工作,則交給同隊的隊員車谷善之助負責。藍染在偽空座町大戰中透露,露琪亞會在故事開端被指派來到現世,正是藍染暗中策劃的一部份[14]。也因為崩玉能理解並創造人心所渴望的事物,加上當時的露琪亞仍對海燕殉職一事耿耿於懷,露琪亞當時才能將死神的力量傳給一護[15]

破面篇[ | ]

朽木露琪亚和一隊年輕死神代表屍魂界,來到現世調查破面襲擊現世一事。由於先前曾經寄宿在一護家裡的緣故,她說服一護的家人讓她寄宿籬下,還帶了改裝工具準備改裝一護臥房的衣櫃,但因為一護的家人為她準備睡房,打消了改造衣櫃的念頭。她在破面夜襲空座町時,首次解放斬魄刀袖白雪使出「初之舞˙月白」殺死了NO.16迪·羅伊·林克,卻被第六刃葛力姆喬·賈卡傑克穿腹重傷。經過此戰,露琪亞察覺一護擔憂自身實力不足與內在虛化的問題,以精神訓話讓一護重新振作,並且在得知井上織姬被浦原喜助排拒在戰鬥外時替她打抱不平,自願協助織姬進行能力訓練。葛力姆喬第二回襲擊現世時,露琪亞試圖替一護解圍,險遭葛力姆喬以虛閃攻擊頭部,由於假面軍勢的成員平子真子出面解圍,露琪亞和一護才及時脫險。及後織姬被破面綁架,戰爭展開在即,護廷十三隊總隊長將小隊強制召回。

但是露琪亞和童年好友阿散井戀次在朽木白哉的暗地默許下偷偷出走,透過浦原喜助的幫忙到逹虛圈,和黑崎一護等人會合,加入拯救井上織姬的任務。面對第九刃亞羅尼洛·艾魯魯耶里時,露琪亞一度因為亞羅尼洛利用志波海燕的面容現身而受到迷惑,但她仍舊查覺到不對勁,之後用鬼道破解了他的偽裝並且展開激戰。但是在知道了亞羅尼洛的這個姿態是吞噬了志波海燕的靈體而變成的之後喪失了戰鬥意志而被長槍貫穿重傷,在意識矇矓中露琪亞卻想起了海燕生前遺下「將心託付給同伴」的話語因而擺脫迷惘,殺死了亞羅尼洛。後第七刃佐馬利·魯路來到,想給露琪亞最後一擊,朽木白哉及時趕到現場,與第七刃交戰。過程中,露琪亞一度被第七刃控制肢體動作,砍傷前來治療的山田花太郎,但是白哉仍舊殺死了第七刃,救了露琪亞,由虎徹勇音幫露琪亞療傷。與戀次和茶渡泰虎對陣解放為第零刃的牙密時受了傷,並察覺了一護的虛化能力變化。白哉與第十一番隊長更木劍八趕來支援,聯手殺死牙密之後,露琪亞跟著織姬、雨龍、茶渡離開虛圈與一護會合,還被浦原告知一護因施展無月而喪失死神力量的消息[16]

空座町大戰結束一個月後,露琪亞與織姬、雨龍、茶渡探視剛脫離昏睡狀態的一護,但一護因為逐漸喪失靈壓的緣故,使得露琪亞在一護眼裡的影像,變成逐漸消失的模樣。露琪亞安慰一護,即使一護無法看見她,她仍然能看見一護,並要求一護別露出寂寞的模樣。在答應一護幫忙問候屍魂界眾人的請求之後,露琪亞便消失在一護的眼前,虛圈事件和空座町大戰也就此畫下句點(動畫版由於一護被改成在屍魂界休養,加上後續播放原創章節的緣故,因此露琪亞在動畫版的破面篇尾聲,被修改成在屍魂界送別一護等人;和一護道別並消失的橋段,也被放在原創動畫最後一集的結尾)。

回到屍魂界以後,露琪亞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開始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進行能力訓練,還獲得白哉的舉薦,成為十三番隊副隊長[17]。儘管露琪亞對於自己即將接替海燕身故後留下的副隊長職缺感到猶豫不決,但最終仍接受了這項安排,正式升遷為新任十三番隊副隊長[18]。當露琪亞準備在副隊長就職典禮前夕修剪頭髮的時候,因為看見鏡中的自己與緋真極為相像的模樣,意識到她和緋真及白哉之間存在著確實的羈絆,因而決定不再拘泥於自己的髮型,並委託理髮師將她的頭髮剪短[17]。之後由於露琪亞不再負責管轄空座町的緣故,直到一護在死神代理消失篇與初代代理死神銀城空吾正式展開決鬥前,露琪亞已經有1年5個月的期間沒有在空座町露面。

死神代理消失篇[ | ]

File:Kuchiki Rukia II.JPG

第二部劇情的露琪亞

空座町大戰結束後,經過1年5個月,一護與淺野啟吾在偶然的閒聊提到朽木露琪亞。由於空座町已經不再是露琪亞的管轄範圍,因此露琪亞從空座町大戰過後,就沒有在空座町露面。但一護接受XCUTION的訓練學會運用完現術後,他持有的死神代理許可證,卻傳出露琪亞因得知一護的某項秘密而感到錯愕的對話語音。事實上,露琪亞在成為十三番隊副隊長沒多久,便透過織姬的闡述,獲悉一護因喪失死神力量而陷入低潮的消息[17],遂親自委託浦原喜助研究恢復死神力量的方法,並招集熟悉的死神們運用各自的靈壓,協助浦原喜助製作幫助一護恢復死神力量的靈刀[17][19]。在護廷十三隊和其他死神的協助之下,一心、浦原、露琪亞終於順利地製成恢復死神力量的靈刀,不過露琪亞卻對於上級指派她監視一護的命令感到非常不滿,甚至當場反駁屍魂界監視一護的立場,令當時同樣在場的戀次為她的激動態度捏了把冷汗[20]

一護在大宅邸事件被銀城空吾斬到身體並奪去完現術後,露琪亞以十三番隊副隊長的身份,重新出現在一護眼前[1]。她把原先的翹尾短髮修剪成較清爽的模樣,還挽起死霸裝的左邊衣袖,配戴十三番隊的副官章,以及朽木白哉贈與她的白色長手套[17][註 6]。同時還利用浦原喜助特製的靈刀刺向一護的胸膛,使得一護不僅重獲死神的力量,而且還變成有別於以往的狀態。一開始,露琪亞對於一護在失去力量的期間行為變得較為退縮感到氣憤,甚至直接給予一護言語和肢體上的教訓;但後來露琪亞和趕到現場的阿散井戀次等死神說明浦原製造靈刀的原委,除了再度以精神訓話讓一護重新振作之外,還為石田雨龍施予緊急治療,使得雨龍得以進入雪緒的能力空間,協助一護對抗銀城。

之後露琪亞被雪緒轉移到能力空間裡,和毒峰莉露卡展開決戰,起先露琪亞因為無法攻擊娃娃屋內的可愛布偶而陷入「苦戰」,在莉露卡現身攻擊她的時候,仍以「死神的使命是保護人類」為由,僅用斬魄刀破壞對方的攻擊並不願與其交戰,卻因為被莉露卡轉移到布偶裡,導致露琪亞不僅無法握住斬魄刀,還因為被布偶封住鬼道攻擊,被自己施展的「蒼火墜」炸傷。雖然因為莉露卡對她打噴嚏而恢復原狀,仍遭對方施展技能刺傷胸膛並入侵體內因而不支倒地,被朽木白哉帶回現實空間與其他死神會合。清醒後,露琪亞從冬獅郎口中得知其他死神來到現世支援並監視一護的真正理由,理解到一護始終抱持著守護他人的理念;至於莉露卡,也因為聽到露琪亞對一護堅持守護他人的感言而有所醒悟,趁著月島從後方突襲一護的瞬間,離開露琪亞的體內並為一護擋下月島的攻擊。

事後,一護和露琪亞將莉露卡帶回浦原商店並接受治療,之後露琪亞也因為任務完成的緣故,先行返回屍魂界(動畫版增加對戀次說明一護與山本總隊長會談的事宜,以及反對一護將銀城的遺體帶回現世安葬的劇情,不過因為一護提出此項請求是為了今後能繼續代理死神的職務,才使得露琪亞對一護的抉擇,由最初的反對轉變為欣慰的態度,並目送一護通過穿界門回到現世)。

千年血戰篇[ | ]

就在無形帝國襲擊瀞靈廷、造成一番隊副隊長雀部長次郎在內共117名死神喪生後,朽木露琪亞對於屍魂界近日的嚴重動態感到坐立難安,還和其他副隊長討論關於流魂街居民消失事件的調查結果,卻被三番隊副隊長吉良井鶴告知涅繭利有意隱瞞幕後真相的消息。星十字騎士團進攻屍魂界時,露琪亞推斷敵方點燃靈子火焰的地方,勢必會有幹部級的敵人在火焰附近守候,準備獨自前往靈子火焰的下方迎擊對方,卻在途中見到飄落的千本櫻刀瓣,驚覺白哉已經深陷危險之中,在準備折返現場支援對方的時候,遭敵軍從後方偷襲而重傷倒地,被救護班送往綜合救護診所的重度創傷治療區接受治療。

敵軍撤退後,一護在平子真子的陪同下,前來探望待在綜合救護診所休養的戀次和露琪亞。雖然露琪亞對於一護不惜赴湯蹈火,堅持趕到屍魂界拯救眾死神的舉動而心懷感激,但亦隱約察覺後者似乎隱瞞某些更重要的事情而感到擔憂,之後由於其傷勢遠超乎卯之花烈能力所及的範圍,當零番隊成員帶著露琪亞離開瀞靈廷後,被麒麟寺天示郎丟入麒麟殿的「白骨地獄」溫泉中接受治療而順利康復,並且在曳舟桐生、二枚屋王悅、修多羅千手丸的協助下,得以提升自己的靈力階層,重鑄斬魄刀並取得全新的死霸裝,和戀次跟隨兵主部一兵衛進行能力訓練,發掘並領悟「袖白雪」的真正能力。

及後於瀞靈廷化為無形帝國宮殿的時候,和戀次換上靈王宮的特製衣裝,前往瀞靈廷協助護廷十三隊迎戰再度來犯的星十字騎士團。為了確保作戰順利,提醒戀次必須在每次戰鬥後立即藏身,以免遭敵方搶得先機,卻遭遇奪走白哉卍解的星十字騎士團成員「F」艾斯·諾特的襲擊,發現敵方係針對活體生物誘發恐懼,令其無法動彈而趁隙攻擊的作戰方式後,旋即以最新習得的招式迎戰艾斯·諾特,險遭敵方的「恐懼」能力徹底癱瘓行動之際,白哉及時趕到現場,破解艾斯·諾特的招式解救露琪亞。經過白哉的激勵和提醒,露琪亞重拾戰鬥決心,施展卍解迎擊對手。

附加資料[ | ]

特別劇情

  • 朽木白哉在六番隊舍供奉著緋真的遺像,其面貌與露琪亞相仿。
  • 首次決鬥排行榜中,露琪亞對抗NO.9亞羅尼洛的決鬥排行第七名[21]
  • 動畫版第355話新年原創特別篇,露琪亞亦從白哉手中取得緋真生前穿過的和服,上台表演祝賀之舞
Advertisement